星闻资讯
星娱时代服务项目
  • 明星代言规划
  • 明星签约管理
  • 明星经纪代理
  • 明星演出承办
  • 商业广告拍摄
  • 影视整合行销
  • 新星包装推广
  • 大型公关活动
联系我们
  • 经纪人咨询热线
  • 张勇 131-139-50888
  • 明星代言
  • 明星演出
  • 传真:020-62378958
  • 详细星闻显示

    我的位置:首页 >> 星闻资讯 >> 大鹏身份“复杂”,但对“高”却一如既往

  • 大鹏身份“复杂”,但对“高”却一如既往
  •   明星经济网:身份“复杂”的大鹏,记者、网络主播、演员,到现在的10亿级导演,大鹏的人生经历独特而不可复制。大鹏分享了一个花絮,在星空演讲的后台,他和迎面而来的俞灏明打招呼:“好久不见”,俞灏明的反应是:“我们好像没见过吧。”但其实,大鹏曾经作为记者,采访过俞灏明参加的那届《快乐男声》的每一个学员,他笑称:“整个行业大部分我认识的人,都要跟我重新认识一遍。”


      2015年,大鹏导演了第一部电影《煎饼侠》,他为电影写了一首歌叫《恐高的鸟》。一只恐高的鸟,这听着极为讽刺,却是对大鹏人生十分贴切的映照。学建筑的他,因为不敢登上还未完成外立面装饰的高楼,被同学抬了下来,恐高,影响了他的择业。从艺之后,大鹏时常要在天上飞,然而飞行这件事,又偏偏是他的死穴。


      大鹏对高是怎样的恐惧?现场的大屏幕播放了一段视频,是大鹏参加《奔跑吧兄弟》时坐过山车时的视频片段。节目播出时,曾有网友质疑大鹏是在配合节目做效果,大鹏在演讲中发誓,这段视频中没有任何表演成分。“这种恐惧是生理性的,跟胆子大胆子小关系不太大。”除了心理上的恐惧之外,表现在身体上的心脏急跳、呼吸急促、全身变红,“我只能自己抠自己的手,不停地抓自己的手,希望用另外一种方式来转移注意力。”大鹏甚至在一次飞行结束后抓破了自己的手。


      某种程度上,这种恐惧感也帮助了大鹏,“它让我始终保持清醒,始终觉得自己是鲜活的以及更加珍惜不被“恐惧”支配的时刻。”


      做主持人时,他曾参加一档有6个主持人的节目,每一期节目大鹏只有一句台词:“大家好!我是大鹏。”说完后,就变成了一个舞台上的观众。面对少有机会的恐惧,大鹏的方式是偷偷练习一些如今被称作“综艺感”的游戏能力,希望自己在每一期节目游戏里多露脸。为了能够接住主持人的话,大鹏把在其他节目、书里或者听到别人说的话,写在随身带的小本子上,大鹏总结了那段经历:“所有笨拙的努力都是我用来客服各种恐惧的方式,恐惧被别人置疑工作能力,恐惧失去一个工作的机会,恐惧让信任自己的人失望,恐惧自己不可以。”


      即便今天,大鹏依然没有克服对高的恐惧,9月29日,大鹏的第二部导演作品《缝纫机乐队》即将上映,大鹏又迎来了一波“打飞的”路演的日子,然而大鹏已经能够比较坦然地,去接受这种恐惧了:“所以我还是一遍一遍抠自己的手,虽然恐惧还在,但是我很骄傲自己所有笨拙的努力至少没有放弃抵抗。”